更多服务
从脱衣舞娘到大学老师:写简历的技巧
作者:财富中文网 来源:互联网 日期:2019-10-09 浏览

  希拉•哈格曼25岁时,她妈妈被诊断出乳腺癌。当时,哈格曼已经当了七年的脱衣舞娘。她妈妈的病让她开始扪心自问:"我到底对我自己的身体和我的人生干了些什么?"

  她决定金盆洗手。当她决定重返更为主流的行业时,她清楚,得好好修饰一下自己的简历,用点委婉的说法。所以她自称为女演员,或是舞蹈演员,或是"情色舞蹈演员",她回忆道。她很快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,并被大学录取,攻读英语专业。

  任何曾从事过低俗工作的人,无论是充当警察的诱饵,还是色情作品的推销员,都会纠结于是否要在简历或工作背景中展现出那段经历,又应当如何展现。他们需要决定在面试时跟招聘人员说什么,如何回答他们的问题,终获聘后又应当如何从何说起。

  一些千禧一代会在大学期间或是毕业后担任一些另类的兼职,以此偿还助学贷款,养活自己。研究18至29岁年轻人就业的机构Generation Opportunity估计,年轻人的有效失业率是15.8%,其中包括丧志工人和灰色工作者。不是所有人都像哈格曼一样在纽约市的俱乐部里担任脱衣舞娘,但是许多人或担任夜总会保安,从事色情电话服务,或是干一些听起来既不体面也不专业的活计。

  当然,许多之前从事内幕交易的罪犯——比如迈克尔•米尔肯、玛莎•斯图尔特和乔治•索罗斯,如今都在经营智囊团、基金会和成功的企业,所以重新开始职业生涯完全可行。

  随着美国就业市趁转,经济增长预计将达到衰退以来的高点,改行大军在今年可能会进一步壮大。失业率降低会促使越来越多的人重新加入职业和商业阶层。

  芝加哥人才招聘公司Wunderland Group共同创始人朱迪•文德利希说:"实事求是通常是好的策略,不过你要注意别让他们在面对事实时被吓着了。"

  她建议,应聘者需要坦率地面对自己的过去,但不要表现出尴尬或羞耻。"如果他们觉得羞耻,我就会开始怀疑:‘为什么他们要做让自己感到羞耻的事情?’"

  文德利希表示,多年前,她见过一个潜在客户。对方是一位平面设计师和两个孩子的父亲,也在工作之余担任脱衣舞男挣点外快。文德利希在电话里和他交谈时,他表现得很坦率,所以她打算邀请他进行一次持续时间更长的当面面试。然后,他传来了一个文件夹,里面是他自己"在各个舞台上一丝不挂"的照片。他说,这些照片展示了自己的Photoshop技术。

  这次判断失误终让他失去了这个机会。不过,文德利希表示,通常情况下她更愿意与坦率面对过去工作经历的人共事,这样她可以帮助他们应对面试,谨慎但诚实地回答面试中的问题。

  有时,只要有一两个合法的工作或客户,就可以重新包装一个人的专业资历。

  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职业和领导力教练堂娜•席尔德表示,你可以使用通用术语来描述你以前的工作。色情电话的接线员?为什么不说是客服专员呢?

  席尔德说:"描述许多低俗的工作时,‘顾问’是个好说法。"她说,她曾经有个客户创立、拥有了一家网站,专门为男性提供引诱女性的产品。后来,他希望转行销售健康生活类产品。他使用了许多类似的技巧,后成功转型,开始出售更加公益性质的商品。

  《完美简历傻瓜教程》(The Complete Idiot\'s Guide to the Perfect Resume)一书的作者苏珊•爱尔兰指出,雇主检阅简历时,如果上面列出的职位符合前任雇主的证明,那是好的。不过她补充说,求职者也许会使用一般性的描述,比如"舞台表演者"或"从事娱乐行业",而不着重强调它们。

  爱尔兰说:"简历要诚实,这是重要的。不过诚实并不意味着‘把一切和盘托出。’"她补充道,所有的求职者都会根据应聘的工作,调整简历的内容,让它们显得更符合要求。

  诚然,一些单位不会考虑那些上面写有三年色情电影制片人经历的简历。从律师事务所到宗教类机构,这些保守的公司和行业也许不适合作为职业生涯的新起点。

  不过,席尔德表示,不同寻常的工作经历可以让你从候选人中脱颖而出,尤其是如果在有伤风化的工作经历以外,你还拥有无可挑剔的能力和知名大学的学位的话。展示一下这份工作是如何培养了你的创造力和勇气,或是你对成功的专注程度吧。

  至于哈格曼,她从当服务员起就开始逐步转型。随后她当过秘书,然后在一家金融服务公司担任过行政助理,拿着不菲的薪水。她说,她知道在她取得大学学位期间找到的那些工作中,有一部分是拜她的个人形象所赐。她从来没跟人提起过自己当脱衣舞娘的经历,因为人们会"根据这段经历先入为主的判断你是个什么样的人。"如今,她已经取得了艺术专业硕士学位,开始在两所大学讲授创意写作和文学课,同时还担任瑜伽老师。

  她对其他人的职业建议是:不要为过去的工作感到羞耻,但除非它与你正在追求的东西有关系,否则不要再提起它。

  2012年,哈格曼出版了一本书,名为《脱掉:脱衣舞娘回忆录》(Stripping Down: A Memoir)。因此,她孩子学校的所有家长,以及她在大学的所有学生都知道了她之前从事过的工作。哈格曼说:"脱衣舞娘现在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。我现在已经将它作为我的优势了……曾经当过脱衣舞娘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因为那是我过去的经历。"